教育 > 高校

從西安翻譯學院事件看民辦教育那些事兒

作者:馬金順

發布時間:2020-01-03 12:04:34

來源:法治周末

近日,人民日報社陜西分社微信公號“208坊”發布《西安翻譯學院繼承之痛,誰之過?》一文,其中提及,該?,F任舉辦者丁晶在創始人丁祖詒去世后偽造公證書,通過繼承的方式獲取了學校的舉辦權及管理權。

文章刊發后,引發熱議。當天下午,西安翻譯學院針對該報道發表聲明,稱“民辦教育促進法相關規定,學校是社會公益性事業,資產不屬于舉辦者個人及其家族所有,原舉辦者投入的辦學資金屬于學校法人財產,不存在繼承問題?,F任舉辦者是學校創始人丁祖詒先生生前確定并通過董事會選舉合法產生的”。

對此,西北政法大學行政法學院教授管華向法治周末記者分析稱,此事主要涉及民辦學校舉辦者身份及原舉辦者投入的辦學資金能否繼承兩個問題。其實,隨著老一代民辦教育創始人的離世或退休,“這不僅是西安翻譯學院面臨的問題,而是整個中國民辦教育院校所面臨的共性問題”。

舉辦者權益糾紛逐漸增多

“這個事情看似突然,其實也不突然。因為關于我們學校舉辦者丁晶和她妹妹丁夢之間的糾紛,已經有將近一年的時間了?!蔽靼卜g學院新聞發言人邱杰接受法治周末記者采訪時說。

據邱杰介紹,自去年丁夢被免去學校副校長、招標處處長職務后,就和丁晶產生了糾紛,這一年來雙方一直在私下溝通、調解。

對此,法治周末記者通過電話和短信多次聯系丁夢,截至發稿前,尚未得到任何回復。

據“208坊”報道,2012年3月,丁祖詒因病去世,但就“誰來傳承事業”并未留下遺囑。為此,其大女兒丁晶和二女兒丁濤家屬、小女兒丁夢之間爭執不斷。當年7月,在丁夢和丁濤家屬不知情的情況下,出現了一份公證書,內容為:“丁濤、丁夢均自愿放棄上述遺產(丁祖詒累計投入西安翻譯學院的2020萬元投資額),被繼承人丁祖詒上述遺產由其女兒丁晶一人繼承……”報道稱,公證處證實這是一份假公證書。丁濤家屬和丁夢雙方的律師都認為,偽造這份假公證書的真正目的是為了讓丁晶成為西安翻譯學院的唯一舉辦者,以達到掌控整個西安翻譯學院的目的。

“由這個事情可以肯定,丁祖詒老先生去世前沒有把舉辦者權益研究得很扎實,因此,后續出現這樣的糾紛也不足為奇?!蔽靼材趁褶k院校負責人說。

長期關注民辦教育領域的胡國杰律師表示,近兩年有關民辦教育的相關糾紛越來越多,不過大部分通過主管部門協調解決了,真正走到訴訟階段的很少。

舉辦者是身份權 不能繼承

正如管華所述,民辦學校舉辦者的變更現象時有發生,原因也有多種。

那么,如果原舉辦者離世或者退休,民辦學校的下一代舉辦者如何產生呢?原舉辦者有無權利指定“接班人”呢?

對此,前述某民辦院校負責人稱,原舉辦者可以提名繼任者,但需要通過學校董事會或理事會同意,并要報教育主管部門審批,且在相關部門備案。

這與民辦教育促進法的相關規定一致。

“具體而言,若民辦學校舉辦者有意退出民辦學校的經營管理,則需經過‘舉辦者提出’‘財務清算’和‘學校理(董)事會同意’三個前置程序,缺一不可?!惫苋A說。

但是,原舉辦者去世前并未就學校舉辦者提出變更之請求,比如,出現西安翻譯學院此次這種情況又該怎么辦?能否由丁祖詒的3個女兒來繼承舉辦者身份的權利呢?

對此,北京大成(上海)律師事務所毛勝弟律師認為,在無特殊規定的情況下,新舉辦者需要由學校理事會或董事會推選,報教育主管部門審批。然后,按照民辦教育促進法的規定變更舉辦者。

“值得注意的是,依據民辦教育促進法有關規定,確認或否定(變更)民辦學校舉辦者身份,是我國法律賦予有關行政主管部門的特有權力,屬行政許可內容,舉辦者是身份權,不能繼承?!泵珓俚苷f。

出資份額不得繼承 出資形成的財產權益可繼承

在管華看來,原舉辦者意外死亡后,此類民辦學校舉辦者的變更與正常情況下變更的最大不同在于:該變更非出于原舉辦者自愿,由此引發的一系列問題中比較特殊的是原舉辦者的出資份額能否繼承,這直接關系到原舉辦者近親屬的切身利益。

其實,這也是西安翻譯學院此次糾紛爭議的核心問題,即丁祖詒累計投入西安翻譯學院的2020萬元出資份額能否由其女兒繼承。

管華認為,依據民辦教育促進法有關規定,民辦學校舉辦者投入的辦學資金在學校成立后,由學校享有法人財產權,不再屬于舉辦者個人或家庭所有,舉辦者死亡后,該出資份額不得作為遺產進行繼承。雖然舉辦者的繼承人對民辦學校的出資份額不能繼承,但對因該出資所形成的財產權益,可以依據相關法律規定繼承。

民辦教育促進法規定,民辦學校的舉辦者變更時要進行財務清算,這就意味著舉辦者享有一定的財產權益。允許出資份額權益被繼承,并不意味著繼承人能夠直接提取舉辦者在民辦學校的出資份額,舉辦者的出資份額依然歸民辦學校所有,只是為第三人繼承出資份額權益后享有對民辦學校法人的合理回報請求權、管理權等一系列具體而正當的權益提供依據和基礎。

“總之,舉辦者死亡后,其繼承人繼承的并不是出資份額本身,而是根據出資份額享有的合理回報、學校管理權及其他利益等出資份額權益?!惫苋A表示。

胡國杰對此表示贊同:“繼承的前提是該財產權存在且可依法流轉。民辦學校對舉辦者投入學校的資產和積累享有法人財產權,因此,民辦學校從開辦到終止,舉辦者對出資份額沒有財產權且不可流轉,無法繼承、分割。當然,對于因出資所形成的‘合理回報’等財產性利益,依法可以繼承、分割。但取得‘合理回報’必須根據民辦教育促進法及民辦教育促進法實施條例相關規定通過章程約定、有條件取得?!?/p>

民辦學?;驅⒂瓉硐磁?/strong>

據了解,自1987年《關于社會力量辦學的暫行規定》實施以來,我國民辦教育在立法中的定位大體可以分為三個階段:1987年到2002年民辦教育促進法頒布前為第一階段,其定位是“社會力量辦學”;2002年到2016年民辦教育促進法修改之前為第二階段,其定位是“非營利性民辦教育機構”;2016年之后為第三階段,民辦教育分為“非營利性”與“營利性”兩種,分別具有不同的法律定位和組織形式。

“在第一階段,作為‘社會力量辦學’的民辦教育只有‘舉辦者’,且舉辦者基本沒有財產權益,舉辦者身份主要體現為一種身份權而不具有財產屬性;第二階段,民辦教育的‘舉辦者’仍然體現為身份權,但同時,該階段的立法中規定了‘出資人’的合理回報權,且‘出資人’的權利義務僅與‘合理回報’有關,由于在立法中多次表述舉辦者同時也有出資義務,因此,舉辦者應當也屬于出資人,并享有相應的取得回報權;到了第三階段,出資人的概念被取消,出資人原有的分取辦學收益功能被區分對待:對于營利性民辦教育機構而言,允許其股東根據公司法分取辦學收益;對于非營利性民辦教育機構而言,任何人都不能從中分取辦學收益?!泵珓俚芟蚍ㄖ沃苣┯浾叻治?。

管華稱,國家立法的目的是想讓辦學真正為人民服務,具有公益性和普惠性,民辦教育促進法修改后最大的亮點就是產權比較清晰。民辦教育促進法實施條例(修訂草案)(送審稿)2018年8月就已經向社會公開,但始終沒有通過,應當是存在較大阻力。爭議的焦點就是很多民辦學校既想沾上非營利的好處,又不想放棄盈利性的“合理回報”。目前,到底是選擇營利性還是非營利性,很多民辦學校都在觀望。

“2016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民辦教育促進法〉的決定》指出,本決定公布前設立的民辦學校,選擇登記為非營利性民辦學校的,辦學終止時,應根據出資者申請,給予補償或獎勵。但是,從目前情況來看,政府獎勵政策力度應該不會太大,這樣吸引這些民辦學校選擇非營利的積極性也不大,將來一段時間民辦教育發展可能會有一個瓶頸期,民辦教育各院?;驅瓉硪粋€洗牌的階段?!惫苋A說。  

法治周末記者 馬金順

責任編輯:田涯

更多資訊,下載掌中陜西

群眾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Copyright © 1998-2020 by www.8212505.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滴滴彩票安卓 北京快3助手 北京11选5玩法 极速11选5微信计划群 上证综指历史大盘走势图一年 秒速时时彩开奖记录 青海快3哪里有卖的 北京快3开奖走势 股票*软件 河北省燕赵福利彩票排列五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