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生活

悅讀 | 真正嚴重的心理問題或在疫情結束后出現

作者:彭凱平

發布時間:2020-08-12 10:11:00

來源:群眾新聞

第一類,創傷性再體驗癥狀,即重演事發時的負面感受,如做噩夢。第二類,回避和麻木類癥狀,即社交逃避。第三類,警覺性增高癥狀,即過度敏感。

目前社會公眾仍處于應激狀態中,真正嚴重的心理問題會在應激狀態之后出現。疫情結束之后,很多人會產生一段時間的創傷后應激障礙,即PTSD,這是指創傷性事件產生后,個體不能很好地適應,或無法很好地解決相應問題,從而產生的長期性嚴重心理問題。

在“9·11”之后,不僅參加了戰爭的人產生了創傷后應激障礙,很多身處美國的普通人也產生了。

2月24日,重慶心理援助醫療隊出發湖北。

小心三大類心理問題

在疫情結束之后的創傷后應激障礙,可能出現三大類心理問題。

第一類,創傷性再體驗癥狀,即重演事發時的負面感受,如做噩夢。

假設事件已經過去了,但是個體沒有完全處理好,那么個體將會通過做噩夢等方式重現與創傷有關的情境或內容。這是我們通常比較關心的創傷后心理問題。

第二類,回避和麻木類癥狀,即社交逃避。

受到傷害之后,一個人很難恢復到正常的工作、生活、社會關系、社會聯系、社會習慣當中,從而產生社交逃避。

此時,這個人開始產生孤僻感,不與他人交流,冷漠無情,對于生活中的事情再也沒有以前那種熱情的反應。

此外,這個人還會產生記憶的喪失,即有意識地忘掉這段時間的經歷,完全無法回憶起以前負面的體會。這些都稱為社交障礙,其具體表現包括注意力渙散、社會關系淡漠、不想結婚、不理孩子、不理家人等。

第三類,警覺性增高癥狀,即過度敏感。

別人一旦提起武漢、肺炎,他立馬就會產生反應,吃不下飯、睡不著覺,甚至長期保持憤怒。那么這個人就會對社會感到仇恨,對政府感到仇恨,對他人感到仇恨,甚至有報復的沖動和行為,包括自己傷害自己,傷害周圍的人,開始罵人、打人等。

對創傷后應激障礙要高度重視,所以,心理學的工作其實才剛剛開始,現階段可以稱為整體的經驗性勸告,以心理咨詢為主,我們提供一些信息,提供一些說法,提供一些理論和概念。

但是在未來,真正出現嚴重的心理問題之后,肯定不會像現在這樣通過聊天就能輕易緩解。

這些人需要進行專門的心理治療、物理治療和藥物治療,而治療工作的周期也很漫長。

因此,“戰疫”之后,如何解決社會面臨的心理問題,仍是道阻且長。

關注和吶喊,也是一種積極的表現

以前的心理學家認為,創傷后的應激障礙只能發生在親身經歷過創傷的人身上,但現在心理學家發現,人們會產生一種替代性創傷后應激障礙。

我們懷有同理心,能設身處地、將心比心地將別人的痛苦慢慢變成自己的痛苦,將別人的傷害慢慢變成自己的傷害,這就稱為替代性創傷后應激障礙。

在疫情影響下,對于普通公眾,尤其是特別關注疫情的人或是自己關心的對象正好處在疫區的人而言,雖然自己沒有在疫區生活、工作,但是有感同身受的感覺,也可以導致創傷后應激障礙。所以人們無論是否親身經歷新冠肺炎,都有可能產生這樣的應激障礙。

因此,面對疫情我們都是命運共同體,更需要互相支持。

我們做好自己能做的事情,保護好自己,關注那些跟我們有關系、有意義的、有聯系的事情和人可能更重要。

比如我們自己在武漢的朋友、我們的學生,我們關注他們,那顯然是一種積極的體現。我們關注疫情的變化、關注物資是不是到位,能夠做一些事情幫助它,顯然也是有意義、有價值的。

疫情之初有將近5000萬的人在網上觀看火神山醫院和雷神山醫院的建造直播,大家戲稱有5000萬監工。這是一種積極的行為表現,我不認為是負面的事情。因為這個事情是可以做得到的,又有價值又有幫助。

火神山醫院建設現場



雷神山醫院建設現場

關注社會的不公平、關注問題解決的可能性,也是一種積極的表現。

積極心理學不是否定要解決問題,我們認為積極心態既有對外的也有對內的,對內就是調整自己的心情,對外就是解決這些問題。

我們去關注它、解決它,去呼吁、吶喊,去行動,這都是積極心態的表現,這對我們自己的身心健康有幫助。當我們為不公平喊了一聲的時候,其實自己的心情會好受很多。

來源:報刊薈萃

責任編輯:賈佳

更多資訊,下載群眾新聞

  • 陜西新聞

    編輯推薦

    娛樂星聞

    群眾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Copyright © 1998-2020 by www.8212505.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滴滴彩票安卓 私募基金配资合法吗 股票大作手操盘术在 股票融资 债券融资 浙江十一选五体彩开奖号 纯旭配资 北京快3中奖规则奖金 宁夏11选五一定牛 全球十大赌博信誉平台app 福建十一选五计划群 浙江11选五直播开奖